<var id="bzdvx"><strike id="bzdvx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bzdvx"></var><var id="bzdvx"><strike id="bzdvx"><thead id="bzdvx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bzdvx"></cite>
<cite id="bzdvx"><strike id="bzdvx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bzdvx"></cite>
<var id="bzdvx"><strike id="bzdvx"></strike></var>

2019年版楊永信,這所“戒網癮”學校比《熔爐》還可怕?

2019-11-12 19:06:02

豫章書院,這四個字,是無數孩子心中最可怕的噩夢。前幾天一直有小伙伴在后臺問我什么時候可以聊聊這個事兒,那今天就跟大家聊聊。

這所位于南昌的學校成立于2013年,一邊打著傳統文化、國學教育的幌子,暗示可以給孩子“戒除網癮”,一邊干著囚禁學生、毆打虐待,甚至性侵未成年的無恥行為。

奇怪的是,成立幾年來,無數孩子遭受荼毒,豫章書院卻始終開得好好的。

直到2017年,一位名為“溫柔”的作者在網上發帖,揭露了豫章書院背后的黑暗,這才將這間機構背后的邪惡勾當,帶到了公眾的視野之中。

許多曾經被坑進去的孩子,發出血淚控訴,講述了自己的慘痛經歷。

比如,他們在里面每天過著食不果腹的日子,生活環境極為糟糕,仿佛身處監獄:

比如,學生們一言不合就要被鋼筋制成的鞭子狠狠抽打:

體罰在這里是家常便飯,有的孩子被打到皮膚青紫,也得不到有效治療:

還有人因為不堪忍受學校的虐待,心理崩潰,尋找各種途徑自殘、自殺:

此外,還有多名學生表示,自己曾在豫章學院遭到性侵,施暴人正是書院的山長吳軍豹:

足以見得,豫章書院對孩子的虐待,是從身體到精神的全面暴行。

有人說它是南昌版的楊永信,有人說這是中國版的《熔爐》。

有人甚至不敢相信,爆料文章中陳述的事件,居然真的發生在21世紀的社會里。

兩年前那篇一石激起千層浪的文章發出后,豫章書院的話題得到了很多人關注,也有很多受害者站了出來,講述自己的故事。

他們通過網絡彼此取得聯系,建立了交流群,在互相傾訴的過程中發現,很多從豫章書院里出來的孩子,后來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障礙。

豫章書院受害者對媒體親述經歷

也有正義的網友們自發組建了志愿者小組,收集整理豫章書院的故事,在各大平臺上傳播,希望為這些可憐的孩子討回公道。

他們希望能借助法律的武器,通過網絡的影響力,讓豫章書院早日關門,避免更多無辜的孩子受到傷害。

很快,事件就引起了多家權威媒體關注,央視還專門做了報道:

2017年10月,經過警方查證后通報,豫章書院的確有罰站、打戒尺等體罰行為,準備對相關負責人進行調查追責。

不久后,志愿者們收到警方的立案通知,都覺得大家的維權行動取得了成果,很是開心。

從法律意義上來說,這是在多方努力下,終于見到曙光的“網癮學校第一案”。

但就在這時,正處于輿論中心的豫章書院忽然主動申請停辦,就此消失于人們的視野。

看到這里,小伙伴們可能會覺得奇怪:家長們呢?孩子們受這么大的罪,為什么家長不站出來問責這家無良書院?

事實上,恰恰就是某些被洗腦的家長,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去的。

他們非但不認為豫章書院有錯,還反對關停書院,想讓它重新開放,好再把孩子送進去“受教育”。

只能說,要不是當年志愿者們夠給力,豫章書院說不定真能被這些家長給盤活了。

本來我以為,這件事到書院停辦也就結束了,志愿者和學生們的努力,給事件畫上了一個雖不完滿、但卻意義非凡的句號。

但萬萬沒想到,兩年后的今天,豫章書院的名字又回到了我們的視野。

這次,是當初的文章作者“溫柔”發出的一連串爆炸性消息——

因為舉報豫章書院,他的朋友被騷擾、報復,崩潰自殺;

其他的志愿者們,也因為堅持揭發豫章書院的黑暗真相,遭到死亡威脅。

舊事重提,等來的卻不是好消息。

志愿者們發出的一篇篇文章和視頻,都觸目驚心:原來罪惡滋生的豫章書院被舉報后,根本沒有人付出代價,而兩年后的今天,這個噩夢般的學校似乎又要卷土重來。

很快有網友發現,豫章書院的的注冊公司已經悄悄改了名,大有要死灰復燃的意思。

這個發現,也讓一直關注此事的人們感到寒心:有這么多受害人站出來了,為什么還不能將這個邪惡的機構徹底關停?

這樣的現實,讓我想起了一部情節相似的電影——《總有一天》。

電影主角是一對命運多舛的兄弟,他們生活在單親家庭里,母親因為患病精力有限,兩個男孩從小就缺乏教管,每天胡作非為,四處偷東西打架。

后來母親病情加重,舅舅也無力撫養他們,只好將兄弟二人送去了寄宿學校。

可到了寄宿學校,兩人才發現自己是踏進了魔窟。

學校里氣氛壓抑,學生們吃個飯都畏手畏腳,不敢高聲說話。

剛開始他們還不明所以,依然我行我素。

哥哥在被校長派去干重活時表示抗議,結果立刻就被老師抽了耳光,告訴他們不能和校長頂嘴。

這時他們才明白,這所學校實際上就是一座監獄。

而暴力獨裁的校長,是監獄長一般的存在。

在這里,所有學生都要循規蹈矩,按照校長的意愿行事,稍有不從便會被恐嚇、打罵。

更令人無法接受的是,學校里還有個變態老師。

他總是在晚上挑個男孩,拉到自己的房間里性侵,最終主角里的弟弟也慘遭毒手。

高壓的控制、密不透風的監禁、權力的極端不對等,讓飽受虐待的孩子們無處訴苦。

兄弟倆的反抗一次又一次被壓迫后,也只能選擇默默忍受,等待時機。

但這所學校里最恐怖的,還不是對學生們身體上的傷害,而是無孔不入的精神控制。

比如,有一次兄弟倆試圖逃跑,很快被抓了回來,作為懲罰,校長要求所有學生都在外面過夜。

其他學生頓時感覺被拖累了,不愿意被“連坐”,于是主動提出要幫校長懲罰兄弟倆。

最后在校長的示意下,一群人開始排著隊,爭先恐后地毆打兄弟倆。

可以說,在校長不斷的洗腦與摧殘下,冷酷的環境已經徹底扭曲了孩子們的心靈。

受害者也變成了施暴者,這才是最讓人細思極恐的地方。

這所寄宿學校,就像一臺巨大的絞肉機,把一個個鮮活的孩子變成了行尸走肉。

他們中的有些人,甚至自愿成為機器中的一個零件,隨時準備著將自己的同伴絞得粉碎。

還有的人則選擇閉目塞聽,成為一個沒有思想的鬼魂,以求明哲保身。

影片中對于精神控制的描繪,入木三分,讓很多人看完后脊背發涼。

也有人認為,這樣的刻畫甚至比《熔爐》還要殘忍。

而身體與思想的雙重虐待,也正是“豫章書院”們最可怕的地方。

肉體傷害,或許還有愈合的一天,可精神上的打擊,往往會成為伴隨受害者一生的陰影。

在《總有一天》的結尾,兄弟倆歷經波折,終于逃出生天。

其他孩子受到了鼓勵,也猶豫著舉起了手,決定對新來的檢察官,說出這所學校的真相。

這就像豫章書院事件里,志愿者那一篇勇敢的揭露文章喚起了孩子們的覺醒,他們紛紛站出來講述自己的經歷,讓真相得見天日。

但不同于電影中看似圓滿的結局,現實中,在兩年后的今天,志愿者們有的遭遇死亡威脅、有的自殺未遂、有的被人上門威脅恐嚇。

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吳軍豹,直到不久前仍在網上辯解,稱學校早已解散,自己沒有報復行為。

惡人之所以為惡,往往就惡在不自知。

吳軍豹義正言辭地為自己洗白,楊永信認為自己是拯救網癮少年的“天神”,《總有一天》電影中的魔鬼校長,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叮囑學生:我是為了你們好。

自以為正確,并強制所有人貫徹這種正確,才是最值得警惕的邪惡。

好在,豫章書院事件并沒有就此結束。

志愿者和義憤填膺的人們還沒有被擊垮,仍然有人愿意繼續為這些孩子奔走。當初的文章作者溫柔JUNZ,正在全網尋找豫章書院的受害者,希望重啟案件,將惡人們送進監獄。

而我也想用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,將這個消息傳播給更多的人。

真的希望,沉默的受害者能像電影中受到鼓舞的孩子們一樣,舉起手來,勇敢一點,也許這次,我們就成功了。而對旁觀者來說,多一個人知道真相,孩子們就多一分獲救的希望,這個世界也就更光明一分。


保溫板廠家 http://www.cabr-tile.com/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關于我們

船營信息港是領先的新聞資訊平臺,匯集美食文化、房產家居、熱點新聞、綜藝娛樂、投資理財、商旅生涯、等多方面權威信息

版權信息

船營信息港版權所有,未經允許不可復制本站鏡像,本站文章來源于網絡,如有侵權請郵件舉報!

重庆时时五星走势图彩经网